白柳

(黑月)《怯意》5

前篇戳:1234

5

月岛萤没有说话,平静的看着黑尾铁朗。

在这种目光之下,黑尾铁朗仿佛被撕裂。他流露了这份压抑许久的感情,甚至都不知道希望得到月岛萤什么样的回应。但现在,月岛萤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他。他读不懂月岛萤眼里的含义,仅只是注视就让他难受得无法呼吸。

“……”许久黑尾铁朗都没能再说出只言片语。

“对着赤苇前辈不行,对着其他人就可以了吗?”

“啊?”

“没什么。”月岛萤再度笑了起来 ,“黑尾前辈你这是想做什么呢。”

语气态度都是恭敬,但这个笑容没有丝毫温度、透着疏离。

“对不起……我……”

月岛萤安静的等着黑尾铁朗的下文。等待是可怕的,心里那丝微弱的期待慢慢消散,慢慢冷却。

最终,向来肆意张扬的黑尾铁朗落荒而逃,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看着黑尾铁朗的背影消失的方向,月岛萤回想起曾经自己来东京却找不到黑尾铁朗站在校园里不知所措的那天。不得不承认,他是怀着一丝期望的,这份期待渗透在月岛萤身体每一个角落。这些年来,他一直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似遥远,其实只要黑尾铁朗肯向他这边走走,便能轻易触及。而他偶尔想主动上前一步,却发现不能再靠近一步,这份距离不是靠他一个人就可以缩短。 

月岛萤依着门坐下。

也许黑尾铁朗是对自己是真的有感觉的,但月岛萤不敢去试不敢放任。看到幻影就扑上前去,只会让自己跌倒罢了。如果不曾拥有,就不会为失去而伤悲。

这样的话不知在心底告诫了自己多少遍,但仍然会有将之抛在脑后,做出些脱轨的事……还好,他什么都不知道,还好,仍然在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

 

-------

 

“黑尾怎么了,明天是世界末日吗?”夜久抓过研磨小声问道。

研磨转头看向明显精神不振的黑尾铁朗,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黑尾铁朗这个样子着实少见,夜久都收起了取笑他的心思。

“失恋了失恋了,绝对是失恋了。”山本笑嘻嘻的凑过来说道。

“哈,失恋也得有恋!这几年你见过他身边有值得怀疑的对象存在吗?”夜久下意识否定道。

研磨看着黑尾,轻轻开口:“还是有的。”

不过他的话音太轻,没有人听到。

 

音驹排球部的毕业生们约好一起回学校看望猫又教练,交谈甚欢,互相爆料,追忆高中时候打排球的趣事。

“第一次看到乌野那个小个子跳那么高的时候我是真的惊呆了。”

“是啊,还有他们那个二传手却是很厉害,现在在国家队了吧。”

“哈哈哈,其实最让我吃惊的是乌野的小不点竟然能够跟研磨相处得这么好。”

“不过翔阳没来东京上学,好久没见了。”研磨开口,眼神却是看向黑尾铁朗,“说起来,很久之前翔阳问我小黑是哪所大学的,我还以为翔阳要考跟小黑一样的大学。”

“哈哈哈,研磨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大家一起哄笑起来。黑尾铁朗却笑不出来,猛地看着研磨,研磨的眼里透露着洞察一切的通明。

“东京这么多学校,曾经认识的人刚好跟自己一所大学的巧合也不是常有。”研磨说道。

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研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在场唯一能够明白的只有黑尾铁朗。瞳孔放大,脑海里许多碎片闪过。 黑尾铁朗突然站了起来直接往外走去,走了两步觉得太慢干脆跑了出去。

音驹众人傻眼,研磨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别管他,小黑有急事。”说罢拿起手机继续打游戏。

黑尾铁朗一边往外跑,一边想通了所有的关节。猫一样观察着所有人的研磨怎么会没有发现黑尾铁朗的这个隐秘。研磨肯定早就发现了,自己对月岛萤抱有的心思。从一开始,萤来东京上学的消息从研磨口里得知的。研磨知道月岛萤即将与黑尾铁朗就读一所大学,所以装作不经意的透露,可惜那时候自己根本无心多想。日向翔阳当然不会想跟自己报考同一所学校,研磨的意思是,既然日向问过,那么月岛萤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月岛萤与自己同一所学校很有可能并不是偶然。还有赤苇也说过的吧,萤跟他要过自己的联系方式……

黑尾铁朗突然觉得自己长久以来的隐忍与压抑都是一场笑话。如果萤真的对自己有感觉,也同样选择了隐而不说,他们几乎就要带着各自的秘密擦肩而过。如果不说,就不会知道。就算萤只是将自己当做普通前辈,自己冒冒失失的告白可能会闹个笑话,也好过现在这样在痛苦中自我折磨。无论后果如何,都希望萤能够知晓自己的这份心意。

好不容易冲到萤所住的公寓,敲门,一个陌生的青年带着诧异开了门。

“请问你是……”

“我找萤,月岛萤!”

“月岛君出去了呢……”

“他去哪?!”

“这我就不知道了。”青年警惕的看着黑尾铁朗,小心的把门关上。

掏出手机,黑尾铁朗打给了赤苇京治。

“黑尾前辈?”赤苇的声音传来。

“你知道萤在哪里吗?”

“月?现在吗,我也不知道。”

“麻烦把萤的号码给我,多谢。”

要到了萤的号码,事情却没有顺利得到发展,无论黑尾铁朗尝试几次,月岛萤的手机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黑尾铁朗站在门口愣住,原来自己与萤之间的联系这么淡薄,只要稍微用点力就可以彻底的切断。这个认识让他后背发凉,从心底升起一股怯意。如果彻底的失去萤,这个结果他真的能够接受吗。

是他错了,他从未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对于月岛萤的执念究竟有多深,一直不肯正视,只会逃避,这种排山倒海般的执念怎么可能压制得住。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执念终于到了临界点,即将冲破一切。

他为什么要逃,那个时候就应该抱住萤,然后告诉他自己对他的这份感情,告诉他萤真的很嫩忍不住想要触碰,忍不住想要疼爱。不管萤是会甩自己一巴掌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不止是那个时候,过去还有无数个机会都被他忽视了。明明知道乌野来东京合宿了怎么不去看看呢,怎么就是不敢主动点联系他呢,东京到宫城并没有隔着一个次元,怎么不去看看他……怎么明明都到眼前了还会逃跑。

深深的呼吸,至少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找到萤……找到萤!告诉他从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月岛萤对于黑尾铁朗而言是不同的。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