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柳

(黑月)《怯意》4

前篇戳:123

4

【月岛萤视角】

“拥有优秀的拦网触感以及可以在拦网中胜任司令塔的,果然还是音驹的黑尾吧。”

这句话大概就是触发一切的魔咒。

乌养教练只是随口提及了黑尾铁朗,而他却就此开始了沉沦。会在合宿的时候下意识的观察他直至发愣,当时只是简单的以为自己是在看他的拦网技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月岛萤越来越清楚,不只是这样,不仅仅只是拦网。

他是音驹的队长,脸上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无论什么样的人,他都可以融洽的相处,不难感受出音驹成员对他的敬重。他是音驹的MB,与自己打同一个位置,技术出色,对后辈不吝赐教。他看起来有些轻佻,认真起来却沉稳可靠。

 月岛萤极富耐心的收集着黑尾铁朗的点滴,却仍然无法拼凑出一个完整的黑尾铁朗。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越好奇,越着迷。

偶尔与音驹的合宿会有人说起毕业生们的近况,月岛萤从不会主动问,但每每都会认真记下黑尾铁朗的消息。饶是如此,也少得可怜,但这似乎也足够了。日子就维持着这样的平静,似乎没什么不好,黑尾铁朗带给自己的痕迹终究会淡去。

 

 

月岛萤常将自己游离在人群之外,闲闲的看着天空。当某天照例抬头看天的时候,突然回忆起那个人的模样,他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好像也有笑意。

饶是再平静的水面被掷入一颗小石子也难免会引起涟漪波动。

那个笑意究竟代表什么月岛萤无从得知,但他可以肯定黑尾铁朗看自己的眼神是不同的。

像是温柔的纵容。

无法再维持面上的平静了,坐立难安大概就是这样。想要纵容自己一次,记忆里的那个眼神似乎给了他勇气。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坐上了前往东京的新干线。

他迫切的想要问问黑尾铁朗:你为什么要那样看我?你看我的眼神是不同的吧?

至于黑尾铁朗怎么回答,问过之后接下来要怎么办,月岛萤丝毫未想。这种突如其来、不计后果又强烈到无法忽略的冲动对于月岛萤而言,着实不多。

到了东京,冲动只增不减。

找到黑尾铁朗就读的大学所在对月岛萤而言不算难事,不过接下来就难了。黑尾铁朗住在哪里,他是什么专业什么班级……月岛萤统统一无所知。

一米九的身高矗立在偌大的校园里,无所适从。

“真逊……”月岛萤嘲笑着自己。

 

 

挨个的询问路人,等天色都已经黑下来的时候终于摸索着找到了排球部的所在。排球部已经结束了训练,只有两个人还在收拾。果然如月岛萤所想,黑尾铁朗大学还是继续参加了排球部,不过今天他并没有来训练。 

问了住址,匆匆道谢之后月岛萤疾步赶去。黑尾铁朗租住的公寓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夜风吹过,月岛萤突然意识到,刚才一系列寻找的过程虽然冗长,但在此期间却从未失去过耐心,甚至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心里只有一个执念——找到他。

站在楼下,找到黑尾铁朗公寓的窗户,亮着灯,有人在,黑尾铁朗就在那里。

月岛萤不是一个喜欢情绪外漏的人,不是相熟的人很难看出他微妙的情绪变化。但现在的他,任谁看到都能够轻易看出犹豫。

辛苦奔波的时候没有感觉,拼命找他的时候不曾发现,可现在站在他的楼下,却有些怯意。他其实并不了解黑尾铁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黑尾铁朗的心意。那样玩世不恭的人,真的对自己会有特殊的想法吗,一切或许只是镜花水月一场错觉。

毕竟从来都没有明确的证据不是吗。

有人说过月岛萤是理性的人,只相信眼前的情报。对此,月岛萤基本认同。那么,眼下的自己是在做什么。

 

 

“你也该像高中生一样闹腾些吧。”

曾经那个人还以老气横秋的语气对自己这么说过,明明不过大了两岁而已。想到这,月岛萤紧绷一天的神经终于有了一些松懈。闭上眼,都到这里了,难不成要就此掉头?偶尔,也像个年轻人一样,做些以后不会做的事吧。

刚出电梯就听到隐隐的音乐声,月岛萤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反复确认没有走错,月岛萤进了楼道。黑尾铁朗公寓的门根本没关,站在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一群人集结在里面狂欢,多种味道混杂。

确实是很大学的生活。

月岛萤的第一反应是他们会不会被告扰民。

没有人察觉到月岛萤的到来,他甚至都没有进门,在外面看着里面的群相。月岛萤总能轻易的在人群中找到黑尾铁朗的存在。默默的看着黑尾铁朗,一如去年看他如何拦网,看得无比的认真,直至发愣。

 

 他的身边灯红酒绿,离我太过遥远,即使伸手也未必能够碰触得到。

如果靠近,大概会粉身碎骨吧。

 

从东京回来的月岛萤没有表现出分毫的异常,依然每天乖乖上学乖乖训练,偶尔开启嘲讽技能。似乎没有一丝变化,只是发呆的频率渐渐增多,去东京合宿的时候心情复杂,路过第三体育馆的时候恍然会有时光倒流的错觉。

高中的生涯很快迎来终结,填报志愿的时候脑海空白了许久,最后还是填上了那所大学。

选择了跟他一样的学校却小心的躲避着他,不由自主的问赤苇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却从不联系,加入排球部却从来不去训练……

理智告诉月岛萤不要这样做,远离黑尾铁朗才是最正确的做法,终究还是忍不住出了这么多岔子。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