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柳

(黑月)《怯意》2

前篇戳1

2

能够击碎欲望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对于黑尾铁朗而言只有唯一的答案——怯意。

有些艰难的回头,正好对上月岛萤微愣的眼睛。

“哦,月来了。”赤苇开口,“你看正巧遇上黑尾前辈。”

月岛萤将意外的表情收好,规规矩矩的点头:“黑尾前辈。”

黑尾铁朗全身麻木,几秒的时间里他对于世界的感触变得格外的清晰,清晰到仿佛从这个世界中脱离了出去。

“啊,原来是月,好久不见了。”

“黑尾前辈跟月是同一所大学,之前都没有见过吗?”赤苇一脸茫然,“说起来,月还跟我要了黑尾前辈的联系方式。”

月要了自己的联系方式?黑尾铁朗一下子不能消化这个消息。

月岛萤托了托眼睛,“因为一直没有遇到需要请教的事情,所以没有打扰。”

语气平淡如常。

“这样啊,”赤苇点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的意思,转向黑尾铁朗,“既然遇到了,黑尾前辈要一起去吃饭吗?”

“不……我就算了,还有报告要赶。”黑尾下意识的拒绝。

赤苇点点头,与月岛萤一起客气的与黑尾铁朗告辞,撑伞离去。

再他们走后许久,黑尾铁朗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此时此刻的他,浑身湿透,狼狈无比,这样的样子竟然让月见到了……

 

回到房间,黑尾铁朗开始细细的回味方才遇到月的几分钟,好不容易消化出一条结论——月现在跟自己处于同一所大学!

这是何等的卧槽!

此前虽然听说了月前往东京读书的消息,但实在是难以想象月竟然不偏不倚正好跟自己一所学校!

躺在床上用枕头把自己埋起来,一向张扬肆意的黑尾铁朗遇到了一个连想都不敢细想的难题。

“唉……”许久之后黑尾铁朗爬起来,翻出一张照片。

照片是手机偷拍之后洗出来的,拍得并不能算好。照片上一个瘦高的男孩站在人群之外,懒懒的吸着牛奶。

照片是黑尾铁朗大一的时候拍的。彼时,他心血来潮冲到宫城,见到了月却最终没有靠近,偷拍了照片之后又狼狈的滚回了东京。黑尾铁朗鲜少有过如此纠结的时候。他很清楚他对于月岛萤怀着的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也明白自己欲望所指向的终点在何处。但是,他们终究只是世俗之中的平凡人,肆意任性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

“我怕我会毁了你啊……”黑尾铁朗自语,将照片再度收好,再将自己扔到床上。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很神奇的。在黑尾铁朗不知道月岛萤与他同处一所学校之前他们从未遇到过,但知道之后却开始频繁的偶遇,仿佛生成什了什么反应一般。

“哟,月。”黑尾铁朗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

“啊,黑尾前辈。”月显然有些惊讶。

“看到黑尾前辈怎么这幅表情,很惊讶吗。”

“差不多吧,我还以为黑尾前辈不是泡图书馆的类型。”

“哈哈,确实不是,但今天来找点资料。”

“这样。”

短暂的寒暄之后两人相对无话,黑尾铁朗考虑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先走一步。

“那个,黑尾前辈。”月岛萤突然开口,“还没谢谢前辈。”

“什么?”

“合宿的时候教我拦网,十分感谢。”

月岛萤倒不是不尊敬前辈的人,但总感觉他的尊敬不够严谨,此时此刻他的这句话却是与往常不同,能够十分明确的感受到他的诚意。

黑尾铁朗受到的冲击不小,脸上的表情都没维持住,好半天才说道:“多久以前的事了,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这个对我很重要。”

很重要?

“那不打扰黑尾前辈了,我先……”

“要不要一起去喝咖啡?”见月岛萤要走,黑尾铁朗脱口而出就是这么一句,说完自己都有点傻。

 

 

等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坐在了学校附近一家安静的店里。

相对而坐,相顾无言。

定下心,黑尾铁朗决心先开口。

“月毕业之后还会打排球吗?”

“有加大学的排球社,但训练的热情没以前那么高了。”

“训练的热情?话说月你有过那种东西吗?”

“请黑尾前辈不要小看人,我还是会认真的。”

“哈哈哈,是吗。”

几句话之后两人之间的尴尬消去,黑尾铁朗也算是想清楚了,虽然自己对小学弟抱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情愫,但总不能因为自己这份别扭的心情就影响到月岛萤。月岛孤身在东京上学,自己作为前辈应该多多照拂才是。

月岛萤眼眸下垂喝着咖啡,黑尾铁朗忍不住感叹,自己这个小学弟真的太可爱了!不知道用手抚过他的脸会是什么样的感觉……骨子里的渴望在喧嚣着,恨不能将黑尾铁朗撕裂而出。

“恩?黑尾前辈?”月岛萤抬头看见黑尾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身体不舒服吗?”

“没……额,是是是,昨晚没睡好。”

“这样,黑尾前辈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也该去图书馆了。”

“哦哦哦,好好好。”黑尾铁朗头一次觉得自己无比的像一只公鸡。

------

这个故事是我过年的时候突然抽风写的,写了一点之后就搁置了,昨天又被我翻了出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写完。篇幅应该不会太长。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