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柳

(黑月)《怯意》 1

     “那个……月岛萤,戴眼镜的那个乌野MB……听翔阳说他考来东京了。”研磨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说起来小黑你还教过他拦网吧。”

      “啊啊!那个眼镜君!我记得我记得。”列夫兴奋的插话,“合宿的时候黑尾前辈跟木兔前辈都喜欢拉他训练。”

       黑尾铁朗熟练的翻着烤肉,目光聚焦在烤肉上,“月岛的话,考来东京也不奇怪。”

       他的声音平常,像是随口附和。

       结束了聚餐,黑尾铁朗只身一人投进夜色。走了一段路,黑尾铁朗没有任何预兆的停下了脚步。前方灯火辉煌、人来人往,距此几步之遥的黑尾铁朗却仿佛站立在另一个时空。

     “萤啊……”

       轻而长的叹息划过空气,黑尾铁朗重新迈出步伐。

 

 

 

       第一次见到萤是什么时候?好像是昨天又好像是千万年以前。人的记忆是不可靠的,如今黑尾铁朗已经记不得太多的细节,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见过月岛萤这个人,毕竟除了自己不可靠的记忆之外他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只是骨子里的欲望盘旋了多年,一遍一遍的提醒着黑尾铁朗,月岛萤曾真切的出现在黑尾铁朗的生命之中。

 

 

       虽然得知了萤来东京上大学的消息,但黑尾铁朗的生活没有一丝的变化。即使身处一个城市,但他依然抓不住关于月岛萤的消息。也许某天走在街上,不远处就是萤,只是恰好没有回头。也许他们曾经在很短的距离错身而过。只有想到自己跟萤身处一个城市,窒息感就会淹没黑尾铁朗。明明就在最近的距离,黑尾铁朗却不敢再靠近分毫。

     “可没听说今天会下雨。”黑尾铁朗走出实验室,对着雨幕发了片刻的呆,脑子一热,一头扎进了雨中。黑尾铁朗任凭雨打在他的身上,竟有种意外的解脱感。在雨中似乎格外的适合思考,黑尾铁朗自嘲的笑笑。若是再见到萤……我恐怕会忍不住了呵……时间并没有使这份欲望消散,反而使其层层沉淀。或许有天会突破黑尾铁朗的承受范围,或许不会。

     “黑尾前辈?”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黑尾铁朗的耳朵。他止住脚步,循着声音看过去,赤苇京治正站在屋檐下招手。

       “哦,原来是赤苇。”黑尾铁朗走上前,挂上一惯的笑容,丝毫不在意自己落汤鸡的形象。他与赤苇的关系还算不错,既然见到了打个招呼还是很有必要的,“今天怎么过来了?”

       赤苇与黑尾铁朗并不是同一所大学的,算起来距离并不能说近。

      “正在等月,约好一起去吃饭来着。”

        一瞬间,世界仿佛失去了声音。黑尾铁朗瞳孔紧缩看着赤苇,脑海缓慢的运转着,想要控制自己赶紧离开,却做不到。

     “赤苇前辈。”有人撑着伞过来,走进了屋檐之下,“抱歉,久等了。”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