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柳

【黑月】黑尾猫的生活

一个老黑变成猫的脑洞,设定是两人工作之后,双向暗恋┑(~▽~)┍


01


他费了些时间才得出自己是只猫的结论。

他猜他应该是上蹿下跳的时候撞到头了,导致记忆有些混乱,不太记得自己之前的事了。观察了几天发现自己的主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皮肤很白,黄色可爱的头发带了点微微的弧度,带着眼镜显得极有气质。看起来是个很有礼貌的人,但实际上却意外的毒舌。比如这位主人昨天就抱着自己说,“你长这么胖不怕把自己的骨头压断吗?”


他很想反驳脂肪只无法压断骨头的,而且他根本不胖,不过开口只有喵喵声,反而有些像是在撒娇。


不过主人虽然毒舌,但对他还是很好的,猫粮管足,还会抽时间拿着逗猫棒陪他玩。偶尔他打破了什么物件,也不见主人生气。于是他玩心大起,想尽一步试探主人的底线,能够得到的东西都惨遭猫爪。即便如此,他的主人从未没有发过火,只是抱了他细心的剪了指甲。他并不反感剪指甲,反而有些享受,然后意识到自己这样并不是很像一只正常的猫,于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



02


他的主人一个人独居,家里收拾得很干净,房间里还有一只恐龙的模型。不知为何,他看这只恐龙格外的不顺眼,于是一爪子拍了下去。


偶尔也会有个带雀斑的男人过来拜访,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得知他们是自小便认识的好友。

这位好友头次见到他的时候吃了一惊,“月,你什么时候养了只黑猫?”


“有段时间了,回家就看到他趴在门口,就顺手捡了回来。”主人一遍喝着咖啡,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额……这只猫意外的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叫什么名字?”好友问道。


“老黑。”主人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有些略微的不自然。


“老黑?”好友很吃惊,一般而言会给猫取这个名字吗?

“其实也可以叫小黑之类的名字,稍微可爱一些。”好友建议道。


“这只猫特别喜欢故作老成,叫老黑做合适不过。”主人拒绝了好友的提议。

好友:“……”


他很想咆哮,他什么时候故作老成了?更何况一只猫故作老成你还能看得出来不成?!



03


他的主人是位律师,忙起来的时候昏天黑地,熬夜写材料是常有的事。这种时候他就会收敛起自己想要闹腾的心,乖巧的陪在主人身边。这种氛围和谐而温馨,忍不住沉浸其中,舍不得打破。

看着认真工作的主人,他的心底就会翻滚上一股情绪,想要摸摸主人,想要抱抱主人。于是他伸出了爪子,拍在了主人的小臂上。他有些懵逼,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的爪子还搭在主人的手臂上,却忘记了收回爪子这个动作要怎么操控。


主人看了过来,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起身为他拿了几条小鱼干来。


不……我不是想要吃的!他想要说话,非常的迫切,也是喵喵声也跟着急切了起来。


主人听出不对,温和的顺着他的毛:“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他突然意识到,虽然很想要说话,可根本没有想清楚自己要说什么,于是他安静了下去,情绪莫名的低迷起来。



04


他很喜欢粘着他的主人,包括睡觉的时候。一开始他的主人并不允许他上床,但坚持了几次之后便也就随他了。每天晚上将自己团成一团谁在主人旁边就能极大的满足。


有时候他就会想,他的主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这么美好。修长的身体,白皙的皮肤,微屈的头发,这样的搭配堪称完美,上帝在创造他的时候一定倾注了很多的心血与细腻。主人脸上偶尔出现的嘲讽深情,刚睡醒时带着倦意的模样,工作时的专注……一切都令他沉迷。

看他的主人,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不够,只是看着他怎么能够呢,想要更进一步,靠近点再靠近点。


05


主人有一张很珍惜的照片,上面是四个青春洋溢的大男孩。主人被两个笑容夸张的男孩左右搂住,主人手指扶着眼镜一脸的无奈。在白色头发男孩的旁边站了一个黑发的男孩,气质沉稳面容帅气。他的视线左右的扫荡了几回,还是看主人最为顺眼。另外有一个黑色鸡冠头的人……看着感觉非常奇怪,具体哪里奇怪又想不起来。


这张照片主人并不经常拿出来,偶尔翻出看着,脸上的神色就会变得非常柔和,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


06


某天,主人来了个拜访的朋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小雀斑以外的人,感到十分好奇,于是不停绕着来人查看着。

来人让他觉得十分眼熟,想了许久才想起来,这不就是主人那张照片上的黑发男子么!他立刻紧张起来,依主人对那张照片的重视程度而言,这人跟主人的关系绝对非常好!


黑发男子与主人闲聊了几句,内容有工作上的也有回忆他们的学生生涯以及反复提到一个词——【排球】。他们说起集训说起春高说起了数个他不知道的人。

他悲哀的发现他的世界只有主人一人,而主人的世界却是缤彩纷呈人来人往的。


“黑尾前辈也是,自他出国之后就再无音讯,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黑发男子感叹道。


主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问道,“赤苇前辈知道黑尾前辈出国的原因吗?”


他听出来主人的声音带了一丝紧张,神色隐藏着小心。


“好像是说受了情伤,出国疗伤去了。”

“情伤?”主人显然很吃惊。


黑发男子笑了,“黑尾前辈很久以前就有一位喜欢的对象,但却连表白都不敢,听说那位要来东京动作之后干脆逃了出去。”


主人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在极力控制着,干笑道:“没想到黑尾前辈还有这样的一面。”


“可不是。”



07


第一次在主人的脸上看到类似失落的神色。


那位黑发男子走了之后主人的状态就开始奇怪起来。


主人已经拿着手机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直到屏幕熄灭便再度点亮,然后继续盯着发呆,却丝毫没有动作。他跳进主人的怀里,有些急了,看到主人这个模样就感到无比的心疼,恨不得为主人承受一切。

他想要安慰主人,想要抱抱主人。可惜客观条件并不允许他这样做,他张开两只爪子贴上了主人的腰身,却悲哀的发现别说环抱,他甚至连拐弯的距离都够不到。这副模样丝毫没有浪漫的可能性,反而带了几分蠢意。


待主人熟睡后他爬上了主人的胸膛,盘成一团睡下。这个位置他能清楚的听到主人的心跳,一声一声传来,在他心底回荡着。


若我是个人就好了,他想。若是个人的话就能与主人说话,就能拥抱主人,甚至是亲吻主人。主人平静的心跳与呼吸声并没有令他平静下来,反而渗入了刻骨的难过。


你看,我连拥抱你都不可能。

我说我喜欢你,你大概也只会是以为我馋了想吃鱼干。

听说猫的寿命很短,是不是我看你一眼就少了一眼。等某天我死了,消失在你的生命中,过多久你会忘了我?

----------

【未完】



评论

热度(29)